您好,欢迎来到360论文服务中心!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360论文服务中心

客服中心

全国咨询电话:18810141013

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8001733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634602927

手机:18810141013

邮箱:634602927@qq.com

短信:18810141013

本站介绍

360论文服务中心是最受欢迎的论文发表与论文编辑服务网站。

360论文服务中心于2000年创建,注册用户量已突破152万人,并帮助近380万人次顺利发表论文。14年来,360论文服务中心始终遵循热情快捷、安全可靠的服务宗旨,深受广大网民青睐。360论文服务中心主要设有论文发表部、论文创作部、期刊合作部、论文采编部、技术运营部和市场推广部等多个部门,是目前国内论文行业,规模最大、服务人员最多的正规网站。

创作发表说明

1. 如果您没有论文,还要评定职称,需要发表论文,请联系我们,客服人员会及时处理;

2. 教授、博士组成的论文指导团队,专业打造高品质论文;

3. 合作期刊,全国最全,与杂志社关系稳定,保证刊期。

360论文服务中心 > 论文写作 > 文史毕业论文 > 文学论文 >

汉日同形词二字词的非对应关系研究

2015-05-12 22:34 字体:   打印 收藏 

摘要:汉日同形词的存在反映出中日文化交流的源远流长,但由于两国历史文化背景的不同,汉日同形词在语义、词性、语感等方面呈现出差异。以汉语为母语的日语学习者们正是由于把握不准这些差异才造成了各种各样的误用,因此,在学习过程中应给与充分的重视。
关键词:同形词  语义  语用  词性  语感  非对应
 
汉日同形词从表记方法上主要分为同形同义词、同形异义词、同形类义词。同形同义词、同形异义词基本属于机械记忆范畴,而同形类义词则不容易区分。所谓的同形类义词是指字形基本相同、意思却不尽相同的词。对于初学者来说, “先生”一词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代汉语中“先生”是对成年男子的尊敬称呼。而日语中的“先生”除了“老师”的意思外,还指“医生、(律师、公务员等具有高等地位或才学的)专家”。除了语义差异之外,本文在前辈们众多研究的基础上尝试着从“语用差异、词性差异、语感差异、文化差异”四个方面对汉日同形词的非对应关系进行简单分析。
一、基于语用差异的非对应
在汉语和日语的会话当中,有些词汇虽然意思相同,但从语用角度来看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使用方法的差异,不仅仅是指词汇搭配组合方面的差异,还包括适用范围、修饰语与被修饰语的差异等等。以下我们将结合具体的实例来对汉日同形二字词的使用方法差异问题进行简单分析。
(一)搭配习惯的差异
由于词义上的差异,汉日同形词在搭配习惯上也存在着各种差异。
例1:宴会/宴会
汉日词汇中都有“宴会”一词,二者的意思也基本相同,都是指“因习俗或社交礼仪需要而举行的宴饮聚会”。但是,在使用方法上,日语中有“宴会屋(热心办酒席的人)”这样的用法,而汉语中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使用。类似的日语独有的特殊搭配还有“教育ママ”“果物屋”等。
例2:保养/保養
汉语的“保养”对象既可以是人的身体,也可以是机器、设备之类。而日语中的“保养”只能用于保养身体。因此,日本人在听了“保养机器”之类的话可能会觉得很奇怪。
(二)修饰对象的差异
例1:莫大/莫大
汉日词汇中的“莫大”一词无论程度和数量都指“没有比这再大的”,但它们的修饰对象不同。日语中“莫大”一词主要修饰与金钱相关的词,例如“莫大な金額”“ 莫大な利益”“莫大な財産”“莫大な借金”等。而汉语的“莫大”一词鲜有此种用法。另外,汉语中的“莫大”只是用来修饰与精神、心情有关的词,例如,“莫大的关心”“莫大的安慰”“莫大的鼓励”“莫大的幸福”“莫大的光荣”等,而日语中的“莫大”一词很少修饰此类抽象词汇。
例2:关心/関心
日语中的“关心”一词侧重于“感兴趣、好奇心”的意思。而汉语中的“关心”主要侧重于“重视”的意思。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日语中可以通过“無関心”这种表达方式来表达否定的意思。汉语中不存在“无关心”的表达方式,而且即便是用“不关心”也无法表达出日语中“無関心”的意思来,只有通过“不感兴趣、没有兴趣”才能表达此种意思。这类词还有“深刻/深刻”“贵重/貴重”“柔软/柔軟”“改良/改良”等。
二、基于词性差异的非对应
词性差异主要是指汉日同形词在各自所属的语言体系中分别属于动词、名词、形容词等词性。受母语的干扰,以汉语为母语的日语学习者在翻译过程中很容易“生搬硬套”,造成误用。例如,汉日词汇中都存在“保险/保険”一词。汉语中的“保险”一词实际上来源于日语,意思是集中分散的社会资金,补偿因自然灾害、意外事故、人身伤亡而造成的损失的方法。日语中的“保険”是名词,反输入汉语后,除了保留其原有的意思之外,词义延伸为“稳妥可靠”的意思。如,“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而且词性也由原来的名词扩展为形容词。但是,日语中的“保険”却没有形容词的词性。
基于词性差异的非对应例句还有很多,例如:
例文1:我国经济尚不发达。(汉  形容词)
わが国の経済はまだ発達していない。(日  自动词)
    例文2:关心残疾人事业。(汉  动词)
付出关心。(汉  名词)
事業に関心を寄せる。(日  名词)
例文3:请参考这份材料。(汉  动词)
参考资料。(汉  名词)
この資料を参考してください。(日  动词)
三、基于语感差异的非对应
所谓语感,是指某词所表达的基本意义(理性意义)以外的,给予人们以某种印象、感觉或感情色彩等的感情意义,如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是陈旧的还是新鲜的,是“洋”的还是“土”的等等。本文主要从评价性语感及文体差异入手。
(一)评价性语感差异
    所谓的评价性语感是指含有褒义或贬义的词,这类语感体现的最为明显。   
例1:重大/重大
科技研究终于取得了重大的成果。
         科学技術の研究はついに重大な成果をあげた。(×)
         科学技術の研究はついに巨大な成果をあげた。(○)
    上述例句中“重大”一词在汉日词汇中的意思基本相同,都是指“大而重要”的意思。但是为什么在汉语中能说“重大的成果”而在日语中却不可以用呢?这是因为“重大”一词在汉日两种语言中的褒贬色彩不同。日语中的“重大”多用来修饰事态严重以及朝着消极方向发展的事物。如“重大なあやまち(重大的错误)”“重大な問題(重大的问题)”。然而,汉语中的“重大”却没有这方面的限制,无论好与坏都可以用“重大”来形容。如积极方面的用法有“重大的成就”“重大的贡献”“重大的使命”等,消极方面的用法有“重大的牺牲”“重大的代价”。
例2:单纯/単純
汉日同形词“单纯”都是指“简单纯一、不复杂”。然而在具体的使用过程中,二者的语感稍有不同。例如,日语中“単純な人”是指想法肤浅、思想简单的人,相当于汉语中的“头脑简单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对人的一种消极评价。而汉语中的“单纯的人”是对人一种褒义、积极的评价,用来形容没有私心杂念、纯真无邪的人,并不含有消极的意思。
(二)文体性语感差异
    文体性语感亦即单词的文体特性。长期以来,人们对词汇的研究大部分都集中在语法意义上,而对于词汇的文体性语感研究相对较少。但是,词汇文体性语感特征对整个句子的表达会产生不小的影响。例如:“您的大驾光临,让我们感到无上的光荣”“您的到来,让我们感到非常荣幸”。这两个例句意思大致相同,但是给读者的感受却不尽相同,即前者是书面语,后者是口语化的表达形式。同样,汉日同形词之间也存在着这样的问题。例如,“家に帰ってからすぐ学習を始めた。”“家に帰ってからすぐ勉強を始めた”。“学習”“勉強”都是学习的意思,但是以汉语为母语的日语学习者往往容易采用第一种表达形式,这是因为受母语的干涉,学习者脑海里总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印象。而在日本人看来,使用“学習”一词的句子从语法意义上来说也并不算错,只不过给人以一种文绉绉的感觉。“学習”在日语里是书面语,主要用作论文、演讲文中,日常生活中不常用。此类词还有“现在(汉 口语)/現在(日 书面语)”“愉快(汉 口语、书面语)/愉快(日 书面语)”“困难(汉 口语、书面语)/困難(日 书面语)”等。因此,语体特征的正确把握制约着句式的准确表达。诸如此类的误用例如下:
例文1:我们要学习他人的优点。
他人の長所を学習しなさい。(×)
他人の長所を学びなさい。(○)
  例文2:请放心。我马上就做好。
ご放心ください、すぐできますから。(×)
ご心配しないで、すぐできますから。(○)
四、基于文化差异的非对应
古往今来,汉语和日语一直被认为是“同文”或“同文同种”,但是实际上这两种语言的背后隐藏着截然不同的文化历史背景,因此人们对相同的事物有着不同的理解也是理所当然的。正如金田一春彦在《日本语》一书中指出的那样:“词汇在各个方面容易受到其国民生活、文化的影响,并清晰地反映出其特色。”。
中华文明起源于黄河流域,人们以农耕为主。勤劳的人们每天劳动完回到家里洗手休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洗手不干(手を洗う)”就是在此基础上逐渐引申出来的抽象意义。日本人同样也进行农耕,但他们以稻田为主。人们在每天的劳作结束之后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洗脚。因此,日本人在表达“改变迄今为止不好的生活状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的意思时,喜欢用“足を洗う”。
众所周知,中国人有喜欢偶数的心理。受古代朴素辩证思想的影响,人们认为世上万物都是由既对立而又统一的两个方面构成。最小的偶数是“二”,代表着既对立而又统一的两个方面。因此,“二”意味着两方面的平衡、和谐,事物成双成对被看成是一种美。“二”以上的偶数都可以分割成一组一组的“二”,所以偶数为人们所喜爱。日本人与中国人相反,他们喜欢奇数而讨厌偶数,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奇数是不可分开的,意味着亲密;而偶数是可以分开的,意味着分离。虽然日本人喜欢奇数,但是日本人却讨厌“九”这个数字,这是因为在日语中“九”与“苦”的发音相同,人们会因此而联想到不吉利的事情。而在中国,“九”与“久”同音,自古以来“九”就被认为是比较吉利的数字,比如“九九至尊、九九重阳节”等。
五、汉日同形词的非对应对日语教学的启示
    通过以上几个方面的分析不难看出,汉日同形词之间存在着看似简单的错综复杂的非对应现象。汉日同形词是日语学习者学习日语时一个必须给予充分重视的问题。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引导学生发挥汉日同形词的正迁移作用,消除其负迁移作用。在具体的教授过程中,教师应当注意时时纠正学生对同形词的使用偏误。
一是纠正理解上的偏误,可以设计听力或理解练习,让学生听后或读后做同形词理解的选择练习题。二是纠正运用上的偏误,可以让学生做同形词的造句练习。在作文训练中也应重点纠正同形词使用上的错误。
 
参考文献:
1.宋春菊.从词义的角度试论汉日同形词的异同[J].湖南社会科学.2003.(3):133-135.
2.盖利亚.解析汉日两种语言中的同形词[J].中国科教创新导刊,2010,(9):119-122.
3.森田良行.日本語の類意表現[M].オンタイム出版創拓社,1988.
4.鲁宝元.日汉语言对比研究与对日汉语教学[M].华语教学出版社,2005.


 本文是由论文代写www.360xiezuo.com提供,因牵涉版权问题,转载请保留链接!

联系我们

全国免费热线:400-086-0807
咨询QQ:634602927
投稿邮箱:634602927@qq.com